全免费小说平台

情人节特制番外 。

今日便是情人节。良生一早梳洗妥当,便要去长春苑寻木宁。他满面春风,似是遇着了大喜事。月花紧随其后,见良生此状,不由笑他:“公子怎么跟吃了蜜一般高兴。”
良生脸红道:“你别拿话臊我。这情人节是来自西方的节日,如今本土亦流行。你也不是不清楚,我满心里装的着都是段妹妹。这情人节,是要与心爱之人共渡,方现其本意。”月花掩袖大笑,二人相行相语,愉快异常。初春已至,红花绿柳都现出了嫩芽,到处复苏之意。满园的莺莺燕燕,都于情人节这日,在园中谈笑度节。良生转过长廊,进了长春苑。一眼望去,便看到木宁着新装立于屋檐下,似是早知他要到来。
“良生哥哥。你竟真来了。”木宁有些不好意思,怕他觉得自己太过热情。良生笑着打趣道:“你如此急切的等我,如何知道我会来?”
木宁撅起了嘴,道:“今日是情人节。你若不来,便是辜负于我。”良生伸手握住了木宁藏在袖中的纤纤玉手,道:“辜负了众生,我也不会辜负你。”他握的愈发紧了,弄得木宁脸红心跳,她忙抽了手,道:“旁还有人瞧着呢,偏你没个正经。谁要你这些不着边际的疯话?”
“这哪里是疯话?”良生心知她害羞,便不再臊她。又道:“我早已禀过老爷夫人,他们应允了我们去孙楚楼吃食。见你梳妆好了,那快不快走!”说罢,命月花传了轿子,拉着木宁上了轿。木宁一路直喊:“慢点,仔细绊着了。”二人清脆的笑声溢满府院。及至上了轿,木宁整了整松散的发髻,嗔道:“好好的路不走,非要跑。这把我的发髻弄乱了,如何见人?那还不如不去了!”
良生笑道:“偏妹妹事儿多。不仔细瞧,也看不出你的发乱了。只觉是故意散的,倒多了几分慵懒之美呢。”
因要独处,二人未曾携丫鬟婆子随行,只命人抬着轿子。木宁拿手轻捶打良生,嘴上不饶人,道:“那你也散乱个让他人瞧瞧。我又不是什么不干净的人,还故意散着呢!”
“我可没这个意思,你切莫多心!”良生抓住了木宁的小手,想要解释些什么。
可他却突然不发一语,伸出手臂,抱住了木宁,木宁整个娇小的身子都没入了他的怀中。良生紧拥着怀中之人,只觉她如此娇弱,似花如玉,一用力便会碰碎了。木宁被此举下了一跳,心中却如吃蜜了一般甜。
她嘟囔着说:“哥哥这是做什么呢……真没羞……”她抬头望良生,却发现他眸光深邃,原是动情至此了。
良生见木宁那“靥笑春桃兮,云堆翠髻,唇绽樱颗兮,榴齿含香”的模样,心中又生几分怜爱。
他道:“妹妹,好妹妹。你可知我的心?自打初次见你,便已倾慕与你了!可又不好说,硬生生把情话憋在心里,藏在肚儿里,怕你知道后,再不理我。这些时日真真似镜花水月一般虚幻,我原不知你心中亦是有我的。”
“哥哥切莫再说了。心意我都懂,嘴巴说出来,倒失了几分真意。我要的,又不是那几车子话。你若心里有我,时时想着我,为着我便是了。”木宁道。良生也觉她说的在理,笑道:“还是妹妹通透,我竟是个糊涂的。”他望着木宁的樱桃小嘴,想着她如何说出这些锦言妙句的。良生轻声道:“若我说。妹妹你的唇,可用四个极简朴的字来形容。”
木宁心里知道他的意思,啐道:“简直没了廉耻!”
面上一片绯红。
良生嬉笑道:“我说正经的。你可想知道?”
“且说来听听,不合我意,定然要罚。”木宁道。
“世上哪里还有比我更了解妹妹的人?这四字分别是‘朱’‘软’‘香’和‘甜’。”说罢,良生哈哈大笑。木宁听后,臊得没地方夺,身子挪动着后退。声如细蚊,道:“你如何知晓这‘软’‘香’‘甜’的。只怕是亲过其他妹妹吧!”
良生抓住她后退的身子,向前拉近,沉声道:“我也是不大清楚的。古话都说,试一试方才知晓……”他眸光转深,低头吻住了木宁的香唇。木宁不知他突然这般,一时间也呆了。二人亲吻了许久,方因到了孔楚楼而停止。
待下了轿,良生木宁都是面色潮红,紧张异常。深怕他人知道些什么。
“妹妹……”良生想说些什么,消除二人之间的尴尬。木宁突然打断道:“心中正烦躁,你让我清静清静。”她突遭此事,心中又有欣喜又有悔恨。良生心知不好多说,便由小二引着入了订好的雅间。
打赏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用户协议 | 版权声明 | 帮助中心 Copyright©2021 xiaoshuoyu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37522号-10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 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