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费小说平台

第二十五章 丧父

自打那日以后,良生再未来找过木宁。二人相互怄气,让绿衣瞧着心里也急。
木宁倒是与绿衣和好如初。
一月后,正值酷暑,天儿都是万里无云的。木宁差绿衣摆了椅子在竹下,坐于荫蔽处乘凉读书,好不惬意。
一片寂静之中,突听门外有小厮慌张来报:“姑娘!姑娘!不好了!段老爷驾鹤西去,老爷夫人唤你去荣喜园商议此事儿呢!”
木宁和正在一旁奉茶的绿衣听了,俱是大吃一惊。木宁站起身,道:“爹爹……”还未说完,便觉得喘不上气儿来,跌坐在了椅子上。绿衣忙抚她的背,又过了一会子,方才顺了气儿。
她顾不得梳妆更衣,提了鞋便奔向荣喜园。绿衣在后紧追,喊道:“姑娘慢些!身子要紧!”她心里明白木宁的痛苦。如今,亦是同自家姑娘一般难过。
及进了园,木宁跌跌撞撞的入了屋内。等着她的赵夫人扶着她坐在了椅子上。
赵从坤道:“木宁。你爹爹不堪牢狱重负,自尽于狱中。段文清招你回明州守丧。”他说罢,叹息着拍了拍木宁的肩,道:“好姑娘,节哀顺变。”而此时的木宁,早已泣不成声。
赵夫人虽然素日不甚喜爱段木宁,可遇着这种事,她心里也升起了一丝怜悯之情。
木宁沉浸于悲痛之中,颤抖着道:“老爷……你说的可都是真的?我爹爹真的走了?!他,他怎么就走了呢!他为什么不要我了?”
她嗓音嘶哑,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。
如今她仍不相信,曾那般疼爱自己的爹爹,已永远的离开,再不归来了。
木宁双手捂面,泪珠顺指滑下,锥心的痛却留在了心中。赵夫人瞧了,亦是悲从中来,哽咽着道:“木宁,乖孩子。生死随天,人力不可挽回。你爹爹糊涂!你定然要看开些,别那么难受,苦了自己……”说罢,便拿帕拭泪。
待情绪稳定,木宁道:“老爷夫人。”
她停顿了会子,红着眼睛道:“父亲已去,长兄如父,既然家兄送信唤我回明州。此父命断不可违。老爷能否应允木宁即日启程,赶往明州,也好为爹爹尽最后一份孝心……”
赵从坤点了点头,道:“你有这般孝心。你爹爹在天有灵,亦会欣慰不已。”
随后他便差人为木宁备盘缠马车等随行之物。木宁下跪,给赵氏夫妇磕了三个头,道:“多谢老爷夫人!木宁感激不尽!”说罢,便离了荣喜园,回长春苑收拾行囊。
木宁瘦削的背影渐渐隐没在壁墙花树中,显得格外落寞。
暗红色的纱裙,反失了昔日的美艳,添了分莫名的忧愁。
绿衣默默尾随其后,只听木宁喃喃道:“这世上……这世上,只怕再无我能依靠之人了……”
此话格外悲凉,绿衣听了,忍不住流下眼泪,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为姑娘做,只能安慰道:“姑娘别说这些混话……”
还未说完,便被一人插话道:“你不是还有我吗?”
木宁惊讶的转头一望,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良生。
谁知这一句极简朴的话,却令木宁深受感动,疲惫的心像是找到了归途。她再不顾仍与良生怄气,不顾旁人目光,不顾园中无形的枷锁。提着裙子,跌跌撞撞的扑到了良生怀中。
此举倒把良生吓了一跳,刚要推开,他便听到了木宁低低的啜泣声。良生因是知晓了木宁丧父之事,明白她伤心难过,便轻轻的抱住了她,不发一语。
时间仿佛静止,日头不再毒辣,浓重的哀愁笼罩着金陵赵家。可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,却早已悄然攀岩而上,直达心底。
许久,良生柔声道:“我陪你一同回明州,可好?”
打赏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用户协议 | 版权声明 | 帮助中心 Copyright©2020 xiaoshuoyu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37522号-10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 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